抱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袱个子也不是很高

分享到:
  刘表听了刘备的话,当然能够听出来刘备话里有话,假装疑惑的对刘备问道:“哦?贤弟从何出此言啊?”
 
    刘备立即说道:“兄长,那李林年仅三十,韬略,权谋,霸术,智慧,简直是世间罕有,特别起麾下幽辽军乃是来自极北苦寒之地,那里本就是民风彪悍,加上李林独特的训练方法,简直就是自古以来都可以称得上是强兵!像李元杰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甘于人下,想必这李元杰早就有了称霸天下之心,而那曹贼,最多也只能挟天子以令诸侯,让这李元杰,有无反心,可是无人可知啊!某也知道,兄长心顾荆襄子民,而不愿意过多征战,而那李元杰乃是汉贼之事,昭然若揭,若是兄长那个不攻,那天下谁还能够挡住他李元杰,到时候,兄长岂不是寒了天下一心向汉,一心向刘之人的心了吗?”
 
    刘备语气义正言辞,把李林说成了如同反贼,好似及时证据确凿,直接把李林一棒打死一般,刘备道:“这……这李元杰素有仁义之名,恐怕不会有此反心吧!而如同玄德所说,这李元杰军略无双,加上麾下兵马的勇猛,老夫……也不知能否对付啊!”
 
    刘备摇摇头,立即说道:“兄长,那李元杰虽然有仁义之名,但是皆是假仁假义,某在青州为平原县令之时,便听过李林的恶名,在辽东对于各大世家门阀极为不满,甚至屡次残杀过违背他意思的世家,在北平更是一夜之间杀了百余世家,何其凶残!”
 
    刘备疑惑道:“这……不是说那北平世家过节鲜卑人攻打我汉家城池岂不是该杀?”
 
    刘备道:“那些世家皆是希望安居乐业之人,多为商贾,地主,那里会有心勾结外族而屠戮我汉人,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?这些皆是李林作假出来,以迷惑世人的,我大汉为世家而立国,那里李林竟然公然与世家为敌,就是因为我大汉世家已经看出李元杰的叛逆之心,而被李元杰扼杀了!”
 
    刘表点点头,若有所思没有说话,刘备立即接茬道:“而这李元杰更是残杀俘虏,在黄河河畔,残杀数千曹军将士,何其凶残,凶残程度,简直可比当年董贼在洛阳所行之事,所以说,就算是李元杰有仁义之名,也乃是假仁义!兄长不必怕他!”
 
    刘表思索片刻,有些犹豫道:“可是……这李元杰屡战屡胜,老夫怎么能够取胜呢?”
 
    刘表立即身子一正,举起手挥动几下,正色道:“兄长身为汉室宗亲,更应该为我垂危之汉室挑起大梁,兄长可以高擎王旗,以天下正道一对李元杰的旁门左道,就算是那李元杰果真有传闻一般的神乎其神,有兄长的一面汉室王旗,天下忠心汉室之人,必将正向赶来投靠,犹如过江之鲫,到时候,纵然那李元杰有千百分的手段,也会众叛亲离,必将毁于兄长之手!”
 
    刘表虽然虽然心怀鬼带,只不过希望从刘备嘴里得到支持自己的答案,没想到刘备一同的慷慨陈词,竟然也把自己逝去多年的雄心给勾了回来,刘表立即道:“玄德之言,真是震人肺腑啊!实在叫我这个做兄长的愧不敢当!”
 
    刘备立即道:“兄长仁厚,当然容易被那李元杰所迷惑!兄长,那李元杰野心勃勃,若是兄长作势中原沦陷与李元杰之后,那李元杰毕竟会野心更加膨胀,窥视荆州,早晚都会举大军而来,倒时候,兄长岂不是被动了吗?”
 
    刘表犹豫一下,随即说道:“玄德的意思,及时要某答应曹丕,与其合兵,抵御李元杰,拱卫中原!”
 
    刘备接茬道:“兄长,曹丕虽然乃是曹操后人,但是曹操国贼,为祸天下,祸不及子孙,如新曹丕来投,也说明曹丕已经痛悔其父过错,而又推举兄长为楚王,一同保卫我大汉基业,更是说明了曹丕小小年纪,便已经心向我大汉,兄长又为何不答应呢?那李元杰闻知兄长北上来攻,必将闻风丧胆,恐惧莫名,兄长便可以以我汉室正统,而攻李元杰起艰险反贼!”
 
    “好!”刘表听着都不由得赞叹一声,刘备的口才,果然不是盖的,刘表点点头,道:“老夫深得玄德之言,玄德,某也想问一句,若是兄长北上中原,玄德可否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刘表的话头,就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你不把我搅和进这个漩涡,漩涡怎么会善罢甘休呢?自己忽悠了你这么半天,当然要主公请战了,刘备立即起身,对刘表拱手一拜,道:“兄长为我汉室举义军,伐李元杰,某身为汉室宗亲,真能不战,某愿为兄长马前一小卒,冲锋陷阵,无往不利!”
 
    刘表赶紧摆摆手道:“玄德快快坐下!”刘备又缓缓的坐了下来,随即便看到刘表十分的感慨的说道:“好!好啊!玄德今日此言,真是让兄长着实感动,来,算的,与兄长共饮此杯!”
 
    刘备立即举杯,道:“兄长请!”刘表在刘备那里获得了自己的想要的答案,而刘备呢,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虽然不知道以后胜负如何,但是只有征战,自己才可以有机会一飞冲天,若是之跟着刘备憋在这荆襄八郡里面,自己早晚都会憋死,跟着刘表一块憋死,而徐庶给刘备出的注意,便是奉承刘表而贬低李元杰,给李元杰泼脏水,越脏越好,刘备混了这么多年了,别的不敢说擅长,但是这泼脏水刘备可是行家,曹操就是被刘备泼了一会有一回了,还照样敢投靠在曹操麾下,若不是董承,马腾忽然造反,而天子在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龙陨归天,恐怕刘备现在在的就不是新野憋得慌了,而是在许昌里面憋得慌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表经过了自己麾下的左膀右臂,蔡瑁,蒯越加上算是跟自己同宗的皇室后裔(刘表和刘备都是汉景帝玄孙,当然刘备这个是真是假还不知道)的刘备,三方都是同意了自己答应曹丕,而自称赵王,悲伤与李元杰,孙权等人争夺中原,随即刘表便给曹丕回信,凑成两方解除芥蒂,快速合兵,而共抗李元杰。
 
    曹丕和刘表是合兵,而不是像孙权一般的联合,刘表怎么会跟一个只是由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儿为主公的势力联合呢?看上的,只不过是曹丕手上几万大军,还有曹丕手中还占据的中原城池,可以为自己进取中原创造很大的方便,而在实力不等同的情况下,刘表与曹丕的合兵,只不过是间接的吞并,只是在这样的时机,公然吞并还不是时候而已,只要李元杰一灭,刘表定然就会将心思全部放在曹丕的曹军身上,若是系那个蒯越出的计策那般,更是阴险,直接将曹丕推进火坑,让李元杰解决了他,随即刘表在坐收渔翁之利。
 
    而曹丕也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,自己现在没有了实力,军队更加是精锐尽是,只靠着不到十万的郡国兵,加上两三万的精锐,如何与李元杰的幽辽军精锐抗衡,但是有胆跟刘表说合兵,当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,刘表什么人,守城之辈而已,若不是有登基天位这样莫大的吸引,刘表怎么会肯走出荆襄的大门,曹丕也是希望刘表与李元杰两只虎,甚至是加上孙权这三只虎互相厮杀,而让最不起眼的自己有发展的机会,就算是一时委身与刘表,又能够怎么样呢?
 
    曹丕也在刘表的回信中看到了一丝犹豫,这也看出来刘表是多么的纠结跟优柔寡断了,这个时候,曹丕当然就需要再添一把火,让刘表义无反顾的出兵,尽全力攻打李元杰和孙权的联军,这一把火,当然就是曹丕手里的传国玉玺了。
 
    曹丕名为表示诚意,而亲自前来襄阳与刘表商议大事,而一个十三岁的孩子,就算是在端正的人,也会微微有些轻视,到了襄阳之后,刘表也是对曹丕礼遇有加,毕竟现在自己要去天位,当然要有个好名声,还有自己也要利用曹丕麾下的曹军呢!
 
    而后,刘表还带着刘备,曹丕,还有自己一众的麾下文武们,举行重大的仪式,焚表祭天,说了一大堆的废话,套话之后,封王的仪式就算是结束了,而刘表也成了楚王,在荆襄称孤了,并且封曹丕为楚国大将军,蔡瑁为楚国上将军,蒯越为楚国国相,就连刘备,都封了一个中郎将,当然了,这在高的官衔都没用,实权就那么多,早就分得干干净净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表称王之后,当然这感觉就不一样了,而就在第二天晚上,众人商议合兵随即攻打李元杰之后,众人皆退,而曹丕却去而复返,又到了现在在襄阳的暂时的楚王府,因为刘表的楚王宫殿给在建设当中,从到了刘表府上求见,听到有人来到,曹丕求见,刘表还很是疑惑,看着来禀告的士兵,问道:“那曹公子可是一人来的?”
 
 第三十七章 献上玉玺
 
    听闻了刘表的话,这小厮哪里知道别的事情啊,照实说呗,立即回答道:“曹丕乘马车而来,仅仅跟随一个车夫!”
 
    刘表更是疑惑,道:“莫非是还有什么曹丕是忘记跟孤说了?让他进来吧!”听刘表这个语气,就是压根没把曹丕当回事,自己都称王了,还没怎么样呢,心里不自觉的就飘了起来了。
 
    不一会,曹丕缓步进来,十三岁,个子也不是很高,抱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袱,到了刘表面前,单膝跪地,将手中包袱放在地上,拱手一拜道:“拜见楚王殿下!”
 
    “嗯!”刘表很是受用这楚王的称呼,缓缓说道:“不知子恒此时忽然到访,是有何事啊?”
 
    曹丕低着头,缓缓的将身前的报复举起来道:“乃是有一无要呈献给楚王殿下!”
 
    刘表摆摆手道:“子恒不必这般客气,孤如今身为楚王,自然是什么都不缺的!”刘表还以为曹丕报复里面装的就是一些金银财宝,或者是真么珍奇的宝石之类的,所以也就客气了一下,不过他可没说不要啊。复,我应当拥有的东西,就算是有,又怎么会在你这里呢?给身边的下人并不是,下人感激过去拿过来递给刘表。
 
    刘表看了看,就是一个包裹严实的报复,疑惑的问曹丕道:“子恒啊,这是何物啊?”
 
    曹丕缓缓说道:“楚王殿下一看便知!”
 
    刘表挥挥手,对下人道:“打开吧!”下人会意,刘表当然是不能亲自动手了,人家不论是身份,还是自己的安全着想,都不会打开的,下人也是满心疑惑的提着胆子缓缓打开了包袱,包袱一共包裹了三层,一层比一层包裹的结实,下人好不容易打开了包裹,里面露出了一个做工精美的木盒子,做盒子的木头,一看也知道乃是上好的材料。
 
    刘表疑惑的指了指盒子,又看了看曹丕,曹丕还是低着头,说道:“楚王打开盒子便知!”曹丕现在不敢抬头,自己脸上的表情可是十分的痛苦的,这传国玉玺,可是自己的父亲代领大军,与袁术缠斗数月,几经周折,最后才将袁术打败而得来了,现在竟然要让自己将这么珍贵的传国玉玺,献给刘表,曹丕一个十三岁的孩子,心中的创伤可想而知。
 

欢迎转载巴登彩票网亚洲最高赔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巴登彩票网亚洲最高赔率 » 抱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袱个子也不是很高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