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刘景升有的是钱,请大哥去吃饭还不好

分享到:
看二人刚才的情景,根本与在刘表面前针锋相对的样子截然不同,当然了,一看到二人出门之后的表情就可以知道,二人刚才在刘表面前就是在作秀,一唱一和的让刘表心中已经有了自己要得到的结果。
 
    要说此二人,乃同时刘表得力的左膀右臂,也是荆州的大族,可以说在荆州,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但是刘表身为一个主公,当然不会让自己的麾下,有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存在,特别是蔡瑁,蒯越二人,加之及时他们背后的蔡家,蒯家,他们两家的势力在荆州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刘表每每都会给蔡家和蒯家同样的待遇与地位,蔡瑁升官,蒯越肯定也会升官,蔡瑁封赏,蒯越肯定也会变着法的有上次,这便是刘表所用的纵横之术,就是让二人针锋相对,而自己则是可以从中获利,刘表自认为,自己把控了荆州这么多年,就是因为这纵横之术使用得当,只要蔡家,蒯家相对一天,自己的位置就稳如泰山。
 
    但是刘表绝对不会想到,很早之前,这蔡瑁和蒯越就已经串通一气,表面上二人在刘表面前仿佛及时仇家,不容水火,而刘表控制二人又十分的得当,不会让两家打起来,也不会穿一条裤子,但是暗地里,两家早就用已经联合,不仅是信息共享,利益也是共享的,两家互相利用,蒯越当然是看重了蔡瑁的二姐乃是刘表的小老婆,而外甥刘琮也是深受刘表喜爱,而蔡瑁则是看重了蒯越的智慧,加上蒯越家里的势力,只要两家联合,看似乃是荆州之主的刘表,根本就已经被架空了,而荆州真正的大权,其实就是把握在次二人手中,二人只是在刘表做做戏而已。
 
    而二人也打成了协议,等到刘表蹬腿的那一天,就会立即拥立身为二公子的刘琮继位,而蒯越和蔡瑁,当然也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,与蒯越的智慧定然不会吃亏,但蔡瑁想的也是,这主公是我的外甥自家人,自家人肯定是比外人亲,刘琮给自己带来的好处,定然不会比蒯家少的,二人各怀鬼胎,也就自编自导了一场一场在刘表面前的闹剧,但是又要隐瞒着刘表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还在府内的刘表,则是还在左右纠结着,自己虽然有心要上位,可是一脱裤子有怕被人鄙视的眼光,这便是刘表如同嫩模的心理,思索片刻,立即吩咐一旁的下人道:“道新野,把玄德叫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下人弯腰答应一声,便派人去了新野。
 
    而就在新野城外,大营之内,只见喊杀声一片,不要误会,并不是有战事,而是营中的将士正在操练,虽然人马只有两三千人,但是也是一场的雄壮,一看就知道,各个都是沙场老卒。
 
    “大哥!”一声震天的叫喊,在这喊杀声一片的校场上都是清晰可闻,在点将台上观看着操练的众人,一听,当然知道来人是谁,立即转头看去,只见一个黑脸大汉,浑身的甲胄快步跑了古来,高的身上的甲胄哗啦啦直响。
 
    “三弟!何时这般的慌张!没看到此时正在操练吗?”黑脸大汉跑到了近前,就自己被自己的大哥训斥道。
 
    黑脸大汉被大哥一马,脸上毫无愧疚之意,估计也是早就已经习惯,立即将手里举了半天的书信递给了大哥,说道:“大哥!你看,这是襄阳快马送来的书信!”
 
    大哥眉头一皱,接了过来,看了看,随即便将书信递给了身边的一个文士,文士接过来看了看,而身边的一个长须红脸的大汉,也在偷偷的瞄着,大哥问道:“军师,景升兄邀请我去赴宴,这不是年节的,为何这般的着急,让我速速前去?”
 
    只见这军师还没说话,那黑脸大汉就笑呵呵的说道:“呵呵,他刘景升有的是钱,请大哥去吃饭还不好?大哥一脸苦相干嘛啊!”
 
    大哥一撇嘴,瞪了一眼黑脸大汉,就听呢长须大汉就帮着大哥训斥道:“三弟,不可瞎说,且听军师所言!”
 
    他一说完,众人的眼光就全部投向了刘表身边的那个文士。文士笑了笑,捋了捋胡子,缓缓说道:“这也无需某多言,想必主公也已经想到了吧?”
 
    军师点点头,若有所思道:“若是某所料不差,这肯定乃是刘荆州收到了曹丕送来的书信,且有大计有关于汉室,不然刘荆州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要主公前往了!”
 
    黑脸大汉听得云里雾里的,没好气道:“嘿!大哥,他刘表不就是找你吃一顿饭嘛,哪有这么多的说道,咱们带着一张嘴去吃便是啊!”
 
    大哥看了看自己眼前这个直爽的有些有趣的三弟,苦笑道:“三弟啊,这要是普普通通的一顿饭,为兄还用这般的琢磨吗,军师,你觉得我该当如何啊!”
 
    军师淡淡一笑,缓缓说道:“主公放心,这一会刘荆州来找,定然不会有别的事情,只是想从主公嘴里要一个答案而已!”
 
    “答案!”那大哥听得眉头直皱,忽然恍然大悟,随即对军师说道:“那刘荆州可是要问某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军师立即点点头,道:“主公想的正是!”
 
    “诶!”一声叹息传来,大哥苦恼道:“某现在寄人篱下,还能有什么可说的呢!”
 

欢迎转载巴登彩票网亚洲最高赔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巴登彩票网亚洲最高赔率 » 他刘景升有的是钱,请大哥去吃饭还不好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