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清的眼中充满了柔波她并没有奢求从对方的身

分享到:
两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。
 
    “我刚刚下飞机。”苏锐笑道:“那么长时间没见,你可又变漂亮了。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每个女人都是喜欢别人这样称赞自己的,夏清也不例外。
 
    看着日思夜想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面前,夏清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 
    她早就认定自己是苏锐的人了,但是,对于自己和苏锐之间的关系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界定。
 
    而这一切,夏清不可能告诉别人,但是,她不说,不代表某些人看不出来,比如秦悦然。
 
    在这段时间里面,两闺蜜经常呆在一起,而聊的话题绝大多数都是关于苏锐的。
 
    在彼此关系的处理上面,秦悦然绝对算的上是前辈了,用她的话来说,那就是四个字——“经验丰富”。
 
    有了秦悦然的开导,夏清也算是解开了心结,既然不想失去,那就得守护好现在。
 
    把夏清的惊喜眼神看在眼中,苏锐的目光变得非常柔和。
 
    “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这个性格文静的姑娘一直站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自己。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的问话,夏清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,精致的俏脸顿时就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苏锐一开始还没弄明白,为什么对方竟然脸红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立刻想通了,摇了摇头,促狭的笑道:“唉,你想哪去了?我问你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,一起吃个饭。”
 
    夏清知道自己想多了,脸庞更加的发烫了。
 
    “明天晚上有时间。”夏清说道:“只要是你找我,我随时都有时间。”
 
    事实上,夏清现在已经不是董事长助理了,而是嘉宝公司的总经理,但是在总部还保留了一间办公室,由于项目方面的原因,她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回到总部协调相关事宜。
 
    听了夏清的话,苏锐点点头:“好,那就明晚了啊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夏清一下子有点慌乱:“你这就要走了吗?”
 
    “是啊。”苏锐微笑着说道:“我去吃饭,晚上约了人。”
 
    夏清看到苏锐的表情,心中有些微微的酸意,不过经过秦悦然这一段时间来的开导,她已经好多了。
 
    “是跟林总吗?”
 
    她问道,同时还眨了眨眼。
 
    看到夏清的表情,苏锐有些意外,按理说,依照对方的性格,是不可能做出这种表情来的,苏锐还特地没有说出林傲雪的名字,就是为了不让她难受。
 
    貌似,这种眨眼的动作,更应该发生在秦悦然的身上啊。
 
    “是的,她说她在拍广告片,晚上和剧组在紫荆饭店吃饭。”苏锐犹豫了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了。
 
    “嗯,你快去吧。”夏清看起来非常善解人意的说道:“反正你明天晚上的时间是留给我的。”
 
    “呃,好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真的被夏清的态度给吓了一跳,当然,吃惊之余,他的心里面也弥漫出了浓浓的感动。
 
    他何德何能,让这么多又这么好的女人如此心甘情愿的为了自己而付出?
 
    说着,他丝毫不在意这办公室的透明玻璃,伸出手来,隔着办公桌,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夏清。
 
    后者也没有躲开,感受到了熟悉的肩膀,夏清浑身上下似乎充满了暖流。
 
    “夏清,谢谢你。”苏锐轻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呢。”
 
    夏清的眼中充满了柔波,她并没有奢求从对方的身上获得太多东西,而是想着怎么样给对方多提供一些她能提供的。
 
    苏锐在前方拼杀着,她愿意给苏锐提供一个能够稍微小憩一下的后花园,疲惫的时候能来休息一下,这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“明天晚上。”苏锐说完,拍了拍夏清的手,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 
    不过,就在他刚刚要出门的时候,夏清忽然说了一句:“悦然这几天在首都,你不用去君澜凯宾了,会白跑一趟的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一个踉跄,右脚绊在了左脚,差点没撞到门框上面。
 
    好吧,夏清能说出这种话来,也着实太出乎他的预料了。
 
    夏清看起来心情极好,掩嘴轻笑:“你快去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关上了门,还是有种难以置信之感。
 
    他回过头来,透过玻璃深深的看了一眼夏清,然后便转身离开了。
 
    夏清望着苏锐的背影,嘴角微微翘起来,露出了一丝恬静的微笑,自言自语道:“悦然,你说的没错,这样做,他开心,我也开心。”
 
    她拿起手机,想要给秦悦然发一条短信,不过字才打到一半,便又把这些话都删掉了。
 
    “那就等着苏锐给你一个惊喜吧。”夏清坐在椅子上面,抱着手机,像是看到了极有趣的事情一样。
 

欢迎转载巴登彩票网亚洲最高赔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巴登彩票网亚洲最高赔率 » 夏清的眼中充满了柔波她并没有奢求从对方的身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